快捷搜索:

可实际却不是那样儿的马超虽说还没有不屑一顾

 第三方的目的是什么,只要他敢来,那么徐庶就敢说,肯定要死无葬身之地。他和刘备说得清楚,那曹操和马超都不傻,尤其是如今这个这么关键的时候,说实话,要是己方什么都不错,就这么隔岸观火,那么他们两方未必就不能真拼个你死我活,虽说如今还没到这个程度,可是就这么往下看的话,未必就不会如此。但要真是让他们真那样儿的话,那己方就
 
    一点儿都不能插手,这就是徐庶所说,刘备最后也同意了。他何尝不知道,如果自己真是插手司隶的话,最后自己肯定要完蛋。好一点儿,自己能保住命,不好的话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所以刘备就不再多司隶的事儿了,他虽然还是那个要,要两军火拼,但是刘备也清楚,这不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。要真是那样儿的话,那什么都好了,可是可能吗?
 
    杨任虽说此时的法挺好,可他终究还是没挡住乐进的强攻,当对方带着人马上来的时候,他只能是让士卒前去围攻,毕竟他武艺可不是对手。这人家比吴懿的武艺还高,可自己清楚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那武艺可是真不如人家吴子远啊。所以杨任是很明智的躲开了,但是心里也算是安慰了一下自己,心说这人家吴子远都不是对手,自己也就别逞能了。估计吴懿要是知道杨任心里是这么个法的话,他心里估计也得腹诽,这杨任也太扯了,这乐进毕竟是武艺高强之辈,不是一流,基本上是赢不过对方的,所以就别说是自己了。而自己不行,他杨任更不行。
 
    乐进一看,这围上来了这么多凉州军士卒,他是大喝了一声:“杨任,有种你就滚过来受死!”他娘的,杨任一听,心里直骂娘。可惜嘴上却不敢说什么,因为他可是很清楚,激怒乐进的后果,只有一个,而倒霉的只能是己方士卒。不管怎么说,杨任别看他本事不大,可却还算是个体恤士卒的将领,所以他自然是不希望看到士卒都死在乐进的刀下。
 
 
第八五二章 兖州军攻弘农城(八)
 
    可虽说如此,但是他嘴上却也不甘示弱,直接就喊道:“乐进,休逞匹夫之勇,口舌之利,你们犯我城池,欺我百姓,我军自当是倾尽全力,以当敌军!弟兄们,杀啊!”别看杨任就说了这么两句,而且他那语速,是极为快速的,毕竟战场之上,你已经来不及慢慢悠悠去说什么了。(wwW.80txt.com 无弹窗广告)可这么两句话,却是一下就提高了士卒的士气,都知道杨任本事什么样儿,可他们
 
    更清楚,这个将军还是不错的,因此,这时候自然是跟兖州军更加拼命了。不拼也不行,这人家都已经是拼了。别看在函谷关的时候,兖州军确实是吃瘪了挺久时日,但是如今在弘农城,可以说当然和函谷关大不一样儿了。如果说之前的是天下雄关,那么后面的,不过就是个一郡治所,所说也算是坚城,可终究不是那天下有名的坚城,所以自然是不在话下。如
 
    果换成是长安、雒阳,估计还差不多少。那能让兖州军士卒的压力大增,可一个弘农城,确实,还是不够看的。可以说不止是天下雄关,就是天下坚城,兖州军又不是没有攻略过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在后面对着士卒吩咐大声擂鼓,对他来说,看到己方士卒攻上了城头,而且越来人越多,他就知道,己方占优啊。这一个杨任,虽说还不被他看在眼里,却也是。至少他阻碍了己方的前进,所以自然都是前方路上的绊脚石。那么对于曹操来说,就只有踢开了。如果说以前曹操也过劝降什么的。可如今,他几乎是没有一点儿这样儿的法了。说起来他何尝
 
    不知道。就和自己一样儿,能做上一郡太守的人,不说本事到底如何,毕竟杨任这样儿的都当上了,曹操虽说不会怀疑凉州军到底还有没有人,但是他却知道,这个不是看你真正本事大小,可最为基本的。那便是你家主公,肯定是信任你,说白了,你就是很忠心的一个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这样儿的人,曹操已经没有什么法了。如果说己方势大,比凉州军实力强的情况下,他还有信心,也许劝降什么的,能成功。可是如今是个什么情况?这可不是己方比凉州军强了,虽说是己方在司隶攻凉州军。可是谁不清楚,那是马超没办法分身,他实在是分
 
   
 
    身乏术。不可能又在江陵战场,又在司隶的。所以自己算得上是趁火打劫,可这事儿,自己是乐于为之,并且显然也是刘备、孙策他们看到的。是,他们确实是不看到自己看到己方得到什么便宜好处,可己方要和凉州军双方交战,这却绝对是他们要看到的东西。
 
    而自己呢,何尝不是如此法。一样儿是觉得,要是他刘备和孙策。带着两方人马和凉州军死拼,那也是自己最愿意看到的东西了。如今马超要灭刘备。这个他们双方是不死不休,这都不用多说。可江东军的态度**,虽说和曹仁也是攻略了长沙,可让他们和凉州军死拼,曹操在心里摇头,他孙策年纪是没自己大,真算起来,他是自己的晚辈,毕竟自己和他
 
    父亲是一辈的人,可真说起来,其人有些地方,也许不如他父亲,可很多地方,却绝对是要超过那个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的。说实话,如果孙坚当年不是那种唯我自大的性格,他也许还不会身死在阳城山。毕竟吕布是武艺高超,可那个时候,他手底下不过就是有个张辽还
 
    算是有点儿头脑,而高顺不过在军事上,却不在谋略。可孙坚的手底下,不管是程普,还是
 
   
 
    朱治,曹操可都见过不止一次,他们虽说和顶级的谋士差了不少,但是却绝对比一般般的谋士要强。可是曹操却也
 
   
 
    不得不说个佩服,因为他孙伯符不止是挺过来了,而且在有些地方上,比他父亲做得还好。而且自己不得不承认的是,如果孙坚在世,他未必能有如今孙策的势力。而孙策虽然有些地方,和他父亲一个脾气,但是曹操却清楚知道,如果换成是孙坚的话,那么反对他的人,肯定更多。而他儿子,确实是不错,至少曹操认为,比他父亲强。真可谓是“青出于蓝而胜于
 
    蓝”,曹操觉得孙坚要是知道他儿子如此,也应该是能瞑目了,这生子当如孙伯符啊。不过曹操觉得自己大儿子曹昂也不错,如果真说起来,他其实也可以继承自己的这些东西,
 
    只要他经验够了,自己也能放心了。如今他所欠缺的,还是经验不足,这个是曹操认为的。
 
    此时的乐进已经被城头的众多凉州军所逼退,他也不这样儿,可事实还是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无奈。曹操看到之后,也是在心里摇头,虽说自己也让士卒大声擂鼓助威了,但是在大势面前,文谦也是挡不住啊。不过凉州军如此状态,到底能持续多久,是三日、五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何尝不清楚,如果说凉州军一直这样儿下去,那么己方就算是破弘农,也不一定三五日就能成。他知道,这杨任虽说不如之前所遇到的吴懿、黄权他们,可其人能被马超重用,安排到了弘农这儿来,曹操认为对方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是呢。在曹操眼里看来,这弘农肯定是马超比较看重的地方,可实际上呢,和他所还是有差别的,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,就好
 
    了。可实际却不是那样儿的,马超虽说还没有不屑一顾,可也确实,不是像曹操象那样儿,是那么看重弘农一个郡。但是他对杨任,确实,还是比较重用的,这个倒是没错。因为其人也忠心,而且也算是代表了降将那一伙儿的人,所以他是不得不看重。
 
    曹操没等被人给他谏言,他此时就直接命令士卒鸣金收兵了。毕竟这个时候,己方已经没有多大的劲儿了,就像曹刿所说那样儿,一鼓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曹操是亲眼看到了己
 
    方随着战鼓声,在城头这儿,冲锋了三次,所以曹操清楚,这已经是差不多了,再多,没有
 
   
 
    了。这绝对不是他对己方没有什么信心,而是曹操是深知用兵之道,知道这个时候,你就算是再让己方如何去拼,也很难拼得过凉州军了。不单单是人家的战力强,也是人家还没有力竭,可己方这边儿呢,已经差不多了。曹操知道他们倒是还有逃跑的力气,可再死战的话,那只能是给己方徒增伤亡。对方虽说也会有死伤,可是最后一定没有己方那么多就是了。
 
    杨任听到了兖州军鸣金,结果兖州军那撤退的速度,确实是不慢。他最后只能是望着城下而兴叹,他何尝不知道,只要兖州军敢在城头再多待会儿,那么自己一定能让他们出现更多的伤亡。不过显然,对方是了解用兵的,所以这个时候是果断鸣金了。杨任他自然不会比曹操更高明,但是其人的经验,却是未必比曹操少多少,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。两军交战,要靠很多东西,这主将的经验,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 
 
第八五三章 兖州军攻破弘农(一)
 
    要不然为什么对于那些个初出茅庐的将领,很多人都看不上,甚至是非常轻视,就因为年纪所代表了他们的经验不足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『≤『≤『≤『≤而有几个像马超孙策那样儿的,三十岁出头,甚至还没到三十岁的,就已经是经验丰富了,比一般般的将领都要强不少。毕竟谁能十一岁就跑出去当兵,谁能从就跟着自己父亲征战,确实,这个也不是谁都能有那个条件,也不是谁都能做得到。
 
    乐进带兵回来,曹操摆手让众人跟着自己回去。自己不用多,他也知道,自己手下看自己这样儿,就知道自己是不是满意了。很多时候,其实曹操他也并不太多,毕竟更多的时候,不是自己带着他们征战各地,而是他们带着人马转战各地,所以不可能自己总带着他们就是了。所以不能自己去什么,他们就提高了士气,就能和敌军去死拼,就能……
 
    曹操觉得己方士卒,尽量还是别这样儿。毕竟起来如果只有自己话好使的话,那么自己也不是那么太放心让他们去和敌军死战。当然放心不放心,曹操也都不可能时时刻刻带着
 
   
 
    他们征战。所以可以他一直以来,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法,那就是自己尽量少儿,这因为自己是亲自带兵,亲征各地。所以各个将领都能听到自己的训话训诫,可要是自己没在这儿呢。他们听谁去?因此,曹操就着。在自己带着他们的时候,自己少儿,让他们自己去体会,应该怎么去做。虽是自己带着众人,可自己未必就一定要太多,这个
 
    是曹操一直以来的法。毕竟兖州军虽是自己的兖州军,可这也是所有人的,毕竟有什么好处,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占了。确实。曹操虽为主公,他得到的好处利益最多,那确实都没的。可同样儿,他为主公,自己吃肉,属下也至少有汤喝,这个是肯定的。毕竟你一儿好处都不给手下,还有几个为你卖命。不管手底下的人,因为什么跟着曹操出生入
 
    死。至少有一是可以肯定的,那便是曹操给了他们足够的利益。别什么不图名不图利的,这根本就是纯扯,哪有那样儿的人。没有人不为了自己的利益着的。不管是谁,就因
 
    利的,只有胜利者,才有书写历史的权利。所以他们和凉州军,是注了定的敌人,兖州军和凉州军,就连士卒都清楚,他们这辈子也只能是敌人。而曹操对自己手下众人的忠心,他自然是满意的,不过在战方面,不是自己担心,而确实,他们还差一儿。他倒是不知道凉州军是什么样儿的,不知道马超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儿,也在担心着一些事儿,然后也和自
 
    己一样儿。不过曹操也没那个心思别人,他如今要做的,就是慢慢让己方众人都能习惯,自己不话,他们自己去考虑问题。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,都应该如何去做。要不然的话,
 
   
 
    这确实,自己不放心多了。不过曹操也不是没过,这也许自己不在,那么可能他们就少了许多掣肘。毕竟自己在这儿,那么就没有人不听自己的,没有人不按照自己所的去做。
 
    所以这么一的话,曹操觉得自己知道自己如今该如何去做了,也许那样儿的话……
 
    因此,回到了大营之后,曹操既没有做出什么总结,也没去表扬批评任何人,而是就了两句话,“各位,对于战事的事儿,我便不多言了,今日就只有一句,那便是你们自己觉得该如何去做,那便怎么去做,如此便可!妙才,大军就暂时交给你了,我这几日不多,你们都下去吧,散帐!”结果兖州军众将被自己主公如此的行为给整懵了不少,毕竟谁也没见
 
    过还有这样儿的事儿。如果自己主公早就好了,甚至以前有过这样儿的事儿,那么众人肯定不会如此,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众人中绝大多数都有儿不知所措。这自己主公不管了?把大军交给夏侯渊了?还给自己这些人赶出大帐?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,玩得是
 
  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