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可再多也没有经常和兖州军打交道的凉州军众将

 哪一出?也只有荀攸和程昱两人是彼此相视一笑,然后和曹操告辞,便一起离开了大帐。他们何尝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起来,他们也不是不担心,不过如今自己主公这样儿这么做的话,那么其实也是正好。最后离开大帐的是夏侯兄弟,不过他们看自己主公什么也和他们,两人也就离开了大帐。不过夏侯渊没管自己大兄如何,他直接就向荀攸和程昱追了
 
    上去,嘴里还喊着。“两位先生,慢走。留步啊!”起来荀攸这个人,平时言语不多。和武将更是没有什么接触。但是谁都知道,这个公达先生,看起来是一副读书人老实人的模样,可实际上,那心才黑啊,所以自然是没有人敢得罪他。更何况他叔父,也就是荀彧,那可是自己主公面前的红人,荀彧绝对称得上是兖州军中第一谋主。而且是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和
 
    器重。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,这荀攸都不能得罪。哪怕叔侄的关系,还有矛盾,但是谁不知道,终究人家是一家人,哪怕荀彧年纪还比荀攸要几岁,可终究是荀攸的长辈,所
 
   
 
    以你要是得罪了人家的晚辈,那么荀彧哪怕是脾气还算不错。人品也可以,但却保证不了他不对付你。毕竟有几个不清楚的,像他们这样儿从世家出来的人,都是看重自己家族和自己家人。这个是必然的,要不然世家怎么才能更加壮大,不就是靠着家族的人才吗。如此才有发展,没有人。你发展个什么?至于程昱,那就更别了。谁不知道,这老头才狠啊,
 
    连人肉都能当干粮的人,他还有什么不能干出来的。所以都知道,在兖州军中,你唯独不能得罪程昱,这人太狠心,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。所以哪怕是夏侯渊,在两人面前,也得是心翼翼。本来他可并不是能看得上读书人,但是没办法,谁让这两个太厉害,反正他知道,自己是对付不了就是了。那这样儿的人得罪不起,那么就只能是尽量交好,除此之外,没有
 
    别的办法了。而前面走着的荀攸和程昱一听,这不是夏侯渊喊自己两人吗,既然对方喊了自己,那么这个面子,还是要给的。起来两人都清楚,在己方这儿,就几个将领,有帅才,其他的众将,最多就是为将,可有几个,却是能当统帅,率军几十万战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几个人当然包括夏侯渊,至少他兄长不行,不是不能统帅千军,实在是要真交给他几十万人马,估计能剩下一半,也就算是不错了。夏侯渊看到两人停了下来,他是赶紧跑到两人近前,然后便问道,“两位先生,这之前主公,到底是何意啊?还请先生解惑!”夏侯渊对两人是非常客气,而其这个时候更是有求于人,因此,他是不可能不好好。而荀攸和程昱一
 
    听,两人一笑,对视了一眼之后,程昱则道:“夏侯将军,这主公的意思吗,其实很简单。那便是……”程昱也没隐瞒,自然是把他所的对夏侯渊了,当然了,就几句话的事儿,夏侯渊一听,是直头。还别,幸好自己问了,要不然的话,自己明白的时候,肯定
 
    要晚上不少啊,所以他是对两人是千恩万谢,荀攸和程昱连忙摆手,两人这才和夏侯渊告辞,然后回了自己营帐。至于夏侯渊,他自然此时和自己兄长一起,夏侯惇还问呢,他问过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,两位先生都什么了。而夏侯渊自然是没有隐瞒,直接就把程昱之前的话,给兄长重复了一下,夏侯惇听了之后,也是不住头,对他道:“妙才,看来主公果然是用心良苦,看来你这肩上的胆子可不轻啊!”着,是笑着拍了拍自己兄弟的肩膀,为兄长,当然是夏侯渊什么,那就是什么了。起来要是换成其他人做这个代理的主帅,夏侯惇确实,
 
    未必就能怎么服,可自己兄弟,他自然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法。而且自己兄弟的能耐,他可是一清二楚,如果自己不如自己兄弟,这个确实是没错。基本上除了武艺能稍微比他高那么一儿之外,其他的方面,夏侯惇还没觉得自己就比自己兄弟要强到哪儿去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两人也回了自己大帐,而此时在中军大帐的曹操,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帐,他心,妙才啊妙才,这如今就看你的了。这我在这儿,还是不在这儿,区别不是那么特别大。你早晚都要领兵独自战,而你和子孝他们,经验还是差着,所以这个时候就看你,到底是怎么
 
   
 
    进行下去了。曹操并不是就不放心夏侯渊,比起曹仁来,夏侯渊的经验不多,所以曹操也是有意锻炼他。实话,自己手下,能为帅的,是有几个,可自己最为信任的,那还得是曹系的将领。就关羽,他也能领大军战,可是曹操也并非就不相信他,实在是,一个是关羽不怎么给自己面子,这是其一,然后就是,曹操觉得要是让关羽去领兵的话,可能要
 
    有不少的人会有意见,所以这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,哪怕关羽有这个能力。所以在曹操看来,让关羽上,不如让徐晃带兵。虽以个人能力来,徐晃不如关羽,但是曹操却知道,要是让徐晃领兵的话,至少让关羽跟着他去,那倒是没有什么问题。他心里清楚,关羽有傲气是有,但是对真正的朋友,那绝对没的。也就是他在徐晃面前,很多东西都不太一
 
    一样儿了。毕竟为一个真正的朋友,关羽也清楚,对别人,自己不怎么熟的,那么自己如何,那都是事儿。但是对朋友,却肯定不能那样儿就是了。所以关羽对他不怎么熟悉的人,是一样儿,可对朋友,自然又是另一样了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第八五四章 兖州军攻破弘农(二)
 
    杨任回去之后,他是全身都差点儿湿透,毕竟这不止是兖州军给自己的压力过大,自己守城也确实是卖力了,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,这才堪堪把敌军给逼退,这守城真不是人干的!
 
    以前杨任没这个经验的时候,说实话,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感觉。(WWW.mianhuatang.CC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毕竟看着被人如何去守城、攻城、战,这和自己带兵去打仗,那根本就是两个事儿。所以为旁观者,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,哪怕是觉得厮杀得挺惨烈,可自己除了有这么个感觉之外,其他的,那确实都没了。可这轮到自己守城了,他这个时候才发现,原来这可不单单是惨烈的
 
    问题,而且还真是,死累死累的,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。要这个时候他可知道了,为什么像崔安崔福达那样儿的,不愿意带兵去攻城,守城,敢情这事儿这么累人!当然了,杨任不知道,其实崔安不愿意去做这样儿的事儿,可不单单是累的原因,主要是他觉得不怎么爽。
 
    对于崔安来说,没有什么比大吃大喝,和在战场上肆意去厮杀来得更爽了。可是守城还有
 
   
 
    攻城,那确实是没有什么意思,还累。要是两军对垒,或者直接带兵攻入城中,关中,那才叫爽。毕竟那个时候,是要多少人,就有多少人,可不像攻城还有守城。所以崔安是真不愿意去做那样儿费劲还没有意思的事儿。对他来说,除了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之外。那就只有两军对垒,或者和别人单挑。还算是有点儿意思,其他的,都不行。所以杨任和崔安也不
 
    熟,他自然不知道那么多。至于说张既他们,也不会给他讲崔安这些事儿,众人对崔安的印象,就是一个就知道吃喝,知道去厮杀的这么一个凶人。;g.cc]至于说其他的东西。确实也没有什么了,都知道其人确实是比较简单,不过也确实,绝对是对朋友够意思,那确实没说的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那便是这敌军今日已经是撤退了,这对杨任来说,自然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儿。如果说兖州军死战不退的话,那么他还真是,肯定不像现在这样儿。以前也不是不知道兖州军之强。虽说杨任也算是见过,可这真正自己为主将守城,而兖州军来攻。确实是第一次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确实也像之前所说那样儿,在真正面对兖州军的强力进攻之后,杨任对他们,对自己的敌人,他才有了一个更为直观的认识。以前他还不认为兖州军比就只差了那么一点儿,他以为是差了一大截,可这两日一见,他确实是清楚了,人家比起己方来。可不差什么。是,战力也许是比己方要差上那么一点儿。可是人家拼起来,一样儿是不要命。这和己方也没有什
 
    么区别。杨任这才和兖州军打交道没几日,当然要算上以前在汉中的时候,倒是能多点儿。可再多,也没有经常和兖州军打交道的凉州军众将时日久。毕竟他们和马超南征北战多少年了,而杨任,这不过才从汉中出来没多久。所以他对兖州军的印象,更多是听张既他们说,而不是自己去看到什么。可虽说张既几人都没小看了兖州军,也给杨任讲过一些,但是杨任
 
    对于这个事儿,他终究还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结果这么两日一看,他知道,张既几人所说的,绝对没有夸张夸大的成分,而自己所见只比所听到的还要真实,还要准确,就是这样。然后又把自己的随身佩剑,借给了夏侯渊,这有几个不明白的。所以就算是有人可能还有点
 
   
 
    儿其他的心思,可这个时候,基本上都没有了。毕竟自己主公还在这儿呢,而且他那意思,都清楚,所以可别找那个不痛快啊。而且对于夏侯渊的本事,众人还算是挺信服。确实就像曹操所那样儿,如果换成是关羽的话,哪怕他本领高超,可未必有几个人真服。毕竟他对自己主公的态度,可以说众人都看在眼里。可夏侯渊却不一样儿,所以他比关羽可有优势。
 
    看着夏侯渊手中拿着之前主公佩戴着的倚天剑,对着所有将士发号施令,不少将领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。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是羡慕夏侯渊是受到了主公的器重,能当上这个主帅,还是因为自己主公都把随身佩戴着的倚天剑借给了他,再或者是,两者都有。至于说这个,那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了。不过这些人当中,肯定没有乐进就是了,当然肯定不是他已经
 
    **辱不惊,无欲无求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了,而是他实在这个时候已经带着兖州军的众士卒,推着云梯车,还有驾着云梯,奔向了弘农城头,和守城的凉州军再一次展开了死战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的目的自然就是占据城头,好早点儿把弘农城给夺下来。而那个守城的杨任,最好是能给他生擒活捉了,让主公发落。说实话,乐进在对上别人的时候,他还没有这么个法,毕竟之前的,就说最近的几个,不管是严颜也好,还是说吴懿、黄权他们也罢,他都清楚,肯定不是自己能擒得住的。可是这个杨任,还别说,乐进看到了希望,哪怕对方肯定是比自己
 
    还要了解弘农城,但是本事在那儿摆着呢,己方可未必就捉不到其人啊。所以乐进这个时候有如此的法,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。而且他还到了,这对方要是被己方生擒,估计投靠己方,这个是不能了,至于自己主公会不会杀他,这个自己也不清楚。不过乐进自己的法,对于杨任这样儿的,你杀了他,不如用他从凉州军那儿换点儿东西回来,说起来杨任
 
    在他看来,肯定是不如钱粮更重要,当然了,是足够多的钱粮,要就是一点儿的话,他也不会在意的。毕竟兖州军确实,在财力上不如凉州军,可也不至于是穷得叮当响,那确实,
 
   
 
    还不至于。所以能让乐进动容的,有感触的,那只能是多,少了不行。而此时他带兵已经加上了云梯,开始登城战……
 
    兖州军第三次来攻,杨任一直以来,他都没松懈过一点儿,而且兖州军比自己象的还要难对付,这确实不是一个什么好现象。至少对己方来说,不好,很不好。杨任觉得自己都有担心,那么士卒能没有其他法吗?可能他们没有自己所那么多,毕竟有了今儿没明儿的,但是却没有几个真正一点儿都不担心的,毕竟没几个人真就是视死如归,那才有几个人那样
 
    儿啊,所以……杨任是大吼了一声,带着城头士卒开始了抵挡。这几日每日都在重复着如此的动,他虽说还不至于麻木了,可也正是,觉得是无聊透顶。杨任虽然本事不大,可也不喜欢守城,他倒是和崔安法不一样儿,可却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,而且还累,这就是他心里腹诽的东西。
 
 
第八五五章 兖州军攻破弘农(三)
 
    乐进这次带兵上来的倒是挺快,绝对是出乎杨任的所料。毕竟他认为这兖州军好像也没比昨日强,但是这乐进,确实是像是疯了一样儿。难道他受了什么刺激?当然杨任肯定不会真这么认为,毕竟要真是那样儿的话,曹操还能让他带兵?不过他确实是不知道,不清楚,
 
   
 
    这曹操已经把大权暂时交给了夏侯渊,他在弘农这儿,已经不管那么多了。至于乐进,虽然对于自己主公的安排,他没有太多的意见。这个倒是没错,可对于自己本来是接受自己主公的任命。不过如今却是要受到夏侯渊的管制,尤其是还得听着其人发号施令。他心里确实是有儿不爽。如果没前一日他认为夏侯兄弟来嘲笑他这么个事儿的话,那还能好儿,
 
    毕竟乐进绝对不是那么器量的人,不过就因为之前他有所误会,所以……此时他是再一次带兵进攻,杨任在城头抵挡。可还是,虽杨任没感觉乐进带兵进攻就比之前激烈了,可怎么呢,这对于己方来。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就对了。但是职责所在,自己不得不用全力来阻挡着敌军,哪怕自己也清楚,论起实力来,自己可不如他们。就别自己了,吴懿他
 
    们不也败了,杨任是如此安慰自己。如今的他也只能是用这样儿的办法来告诉自己了,而且他还再一次坚定守城的信念,告诉自己。自己主公如此信任自己,自己要是不尽力,岂不
 
   
 
    是对不起自己主公。并且还是那话,自己要在弘农证明自己。不能还没证明呢,这就被别人给看了笑话,给看扁了。<strong></strong>那自然不是杨任要看到的。他虽真没指望给兖州军逼退,或者守住弘农。可也真是,希望让所有人都看到。自己可不是什么废物,自己主公让自己在弘农,自己也是当得起如此的。不自己是人尽其才,可也绝对是能胜任这个,那么让己方众
 
    将看到如此,他认为就足够了。所以是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本事,而不是在那儿看笑话。可到底是让他们看什么,不在于他们,不取决于他们,而是自己,是自己带着城头的士卒,能把兖州军给如何了。是在他们强大的攻势下,己方土崩瓦解,还是能在自己的带领下,和他们顽强战,死拼兖州军。杨任自然希望是后者,而且他对城头的守卒也有信心,毕竟他们
 
    可是己方凉州军的正规军,不是什么郡国兵,这是很重要的。这些人不但是见过血,而且胜在经验丰富。对于杨任来,他自然是更希望指挥这样儿的老兵,可能有些算是军营中的兵油子,可实话,真正在敌军大兵压境的时候,靠的却还得是他们这样儿经验丰富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不是一些新兵蛋子,这个他心里清楚。杨任可不认为靠着一些新兵,就能挡得住兖州军的激烈进攻。可以他觉得,就算再多的新兵,也不是人家兖州军的对手。毕竟以杨任的经验来看,显然曹操带来的兖州军,虽不是精锐,可绝对是兖州军的老兵,所以你用新兵去对上人家的老兵,结果不用多了。尤其是杨任知道自己的本事还不行,所以他清楚,就因
 
    为有城头这些老兵,自己还有希望多守住几日,可要是没他们,换成新兵蛋子的话,自己可真要玩完了。所以杨任也告诉自己,这弘农城守御差不多,自己就可以离开了,毕竟自己不看到城头的士卒伤亡过多。虽慈不掌兵,当然杨任也没有什么心软的地方,不过因为就是有了他们,所以杨任知道,自己得了不少的好处。所以是投桃报李,而其自己为弘农
 
    太守,他觉得自己有那个责任和义务,把更多的士卒,带回长安。他清楚,这守城,自己是守御不了多少时日,可带走更多的士卒回长安,这个自己可未必就做不到,不过就是早撤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